文字只是给自己一个念想/
YOI维勇坑底,勇维只吃不产emm
时不时会掉进什么新坑,,

[YOI/维勇] 微醺.

*休赛季时在深夜的长谷津,两人一起喝酒,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吧.

*一发完小甜饼.

*可能我对醉酒的勇勇有种执念...

 

日本九州,长谷津,胜生乌托邦内。

已是深夜,来自于俄罗斯的银发青年又一次把乌托邦温泉馆老板的小儿子给灌醉了。

客厅内除他们俩之外的人大都散去——美奈子早已喝高被真利在睡下前安顿在了某一间客房,利也和宽子也被维克托用“我一定能把喝高的勇利给拖回房间的”一类的话半哄半骗地推回了房间。

很好,现在只剩他们两个人了吗?维克托安适地眯起了眼,就着夜晚时不时飘过来的微风,半倚着桌子啜饮着杯中变凉了些许的清酒。

或许他现在能够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如此喜爱深夜了——如墨的夜色将每个人都温柔而宁静地包裹了起来,连白日响亮的蝉鸣也变得模糊不辨。静谧幽深的夜晚总能给予他一种错觉,好像这个世界,此时此刻只剩下自己,与身边的黑发青年。

后者似乎是因为不胜酒力而陷入了沉睡,有些汗湿的刘海柔顺地贴在他的额头上,随着他一起一伏的呼吸,和睫毛一同微微颤动着,配合着那人毫无防备的表情,可爱极了。

啊啊,也许自己也有些醉了。

维克托专注地盯着勇利的睡颜,脑子里却突然莫名其妙地想起了什么不知名的曲调,他便顺着调子摇头晃脑地轻声哼了出来。似乎光是看着那人还不满足,他又忍不住伸出手拨开那稍微长了的、挡住了勇利眼睛的黑色发丝,露出那光滑饱满的额头。

正当维克托哼着歌愣神之际,那双棕眸突然就缓缓地睁开了。也许是刚刚醒来,棕眸的主人尚处于迷茫之中,一抬眼就直直看进了自家恋人仿佛荡漾着冰蓝色海洋的眼睛,剔透,温柔且美丽。

令人猝不及防的对视不知怎么地就让勇利红了脸。他起身揉了揉眼睛就要支支吾吾地往维克托那边凑去,维克托见状也凑过身去,无比自然而亲昵地在他嘴角印下一个吻:“吵醒你了?”

“其实一开始根本就没睡着啦......”类似于撒娇一般的语气让维克托不由得一愣。行,怕是酒根本就没醒。他无奈地这样想,心底又有些隐隐期待他接下来的举动。

于是他抬手捏了捏勇利的脸颊:“那么请问,我们装睡的小猪猪刚刚在想什么呢?”

“嗯......就,维克托很少认真地夸过我。”尚在酒醉之中的青年十分诚实地回答了问题。

“哎?!为什么会这样想?”

“唔,我不知道唉......好像是突然想到的...”勇利皱着眉歪着头思考了一下后又晃了晃迷迷糊糊的脑袋嘟哝着说,“维克托,要不你现在夸一下我看看吧?”

“现在?”维克托尚未反应过来,就被勇利一个翻身给压得躺在了榻榻米上,他有些迷茫地看着直起身来的勇利,“要我现在就想怎么夸你?”

“对呀,维克托现在就夸夸我吧。”

维克托一时说不出话来。他一直都愿意好好地、从头到尾地夸一遍勇利——只是清醒状态下腼腆害羞的日本青年只要听到任何一句有关于夸奖他的话,双颊就会迅速飞上两抹红色,并赶紧阻止对面人再说出下一句有可能令他更加面红耳赤的话。

维克托不动声色地盯着勇利的眼睛,张了张口却又什么都没说。

他是真的醉了吧,他想。因为夜风,因为清酒,更因为自己上方的这位黑发青年。

尽管现在面对着更为大胆直率的勇利,自己又怎么能够说出平日脑内所想的漂亮的赞美呢。他的注意力已完全被恋人泛着粉红的小巧耳垂与那双如同盛满蜜糖的棕红色眼眸给夺走了。那些措辞和语句全都在勇利用那双美丽的眼睛盯着自己的瞬间烟消云散。可眼前人的表情是那么地不依不饶,他只能勉强把完全被勇利占据了的大脑分出一点儿空间来思考话语:“勇利...很可爱。而且,勇利的眼睛很漂亮......”

哦见鬼的,他都在说什么烂俗的赞美?维克托暗自懊恼,正想要再开口补充些什么,勇利却索性一下子坐到了他的大腿上。

好吧,好吧。黑发青年暗自嘟哝。虽然语句听起来像是十足十的敷衍,但他能从维克托的眼中看出他的诚恳和迷恋,这足以令勇利感到满意。只是...对于他来说,这还不够。

脸红红的黑发青年表情仍是十分地不满,他低下头盯着那双蓝眼睛,压低声音说:“嘿维克托,我现在想让你注意的可不是那么叫做可爱的、人人都可以有的玩意儿,”稍稍停顿了一下后,勇利抬起一只手,在维克托惊讶的目光中将额前的黑色发丝尽数往后梳去,眯起棕眸一字一顿地说道:“你所要看到的、所要注意的、所要迷恋的,是一个属于成年男人的魅力,是独属于胜生勇利的Eros,明白了吗?”

 

 

 ——————————————————————————————

*维克托:勇利,我可以身体力行地来赞美你吗?

*接下来发生什么我就真的不懂了——

*要停更一段时间啦(虽然说以前更的也好慢),诸君我们一百天之后见——!!!


评论 ( 2 )
热度 ( 62 )

© 慕海彦彦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