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只是给自己一个念想/
YOI维勇坑底,勇维只吃不产emm
时不时会掉进什么新坑,,

[冰上的尤里/维勇]冰场与蓝玫瑰 5

#原著向,勇利与维克托成为恋人并在圣彼得堡训练,两人同居中#

*完结章!

*前文: 1  2  3  4

8.

勇利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开始仰望着维克多了。

他对他而言犹如黑夜中永远闪耀着冰冷的光的,一颗遥不可及的星辰,虽不能触及,但总能在他灰心丧气时为他前进的道路带来几缕光芒,即使微弱,但足以鼓舞他继续走下去。

他毫不犹豫地走上了追逐维克多的道路。一路上,他收获过冰场上的鲜花与掌声,也有过深夜中的打击和泪水。有时候他也这样问过自己:后悔吗?

他每次都仔细思考后摇头。花滑让他来到了更广的天地,让他认识了许多可爱的人,这是他所热爱的事业。更何况,还没有追上顶端的那个人,何谈后悔?

直到他在人生中第一次与维克多同台竞技后失败,他也从来没有后悔。可他曾经还是有过了一些放弃退缩的念头。但也只是曾经的念头而已。

他曾经无数次地想象过他与维克托互相认识的情景,那也许是在领奖台上握手交谈,也许是赛场上的偶然碰面,也许是晚宴后的寒暄,也许是很多正常的场合,而不是在自家温泉旁惊愕地看着自己从小崇拜到大的偶像全裸地站在自己面前。

未免也太不符合正常的逻辑了,不是吗?

可无论惊奇与否,他都发现自己无可救药地渐渐习惯了身边那个闪光耀眼的存在。

他知道这样很危险。

曾经他尽力让自己对维克多只有敬仰之情。他做到了——维克托是他人生的榜样和目标。

可现在却似乎截然不同了。只存在与冷冰冰屏幕上的神明逐渐在他的面前走下了神坛,成为了一个完整而可爱的人。

是的,一个“人”——维克多性格幼稚得像一个三岁小孩,喜欢吃自己家的炸猪排盖饭,吃完后嘴角还总会黏上一点饭粒,喝醉后居然会脱掉衣服像章鱼一般抱住自己不放,还习惯在自己滑完一曲之后开始碎碎念……

那种令他害怕的、酸涩而不知名的感情在这日复一日的相处中逐渐生根发芽,于他心田中慢慢茁壮成长,直至郁郁葱葱。他知道,那些放在自己眼底,自以为隐秘的爱慕与憧憬也许早已被维克多一眼看穿了吧。

可维克多从来都不是属于自己的,他生来就应该在冰场之上。也许自己能去争取,可自己有什么值得他垂青的呢?

能给他的,除了一腔无法言说的爱意,也只有自己最大的包容和温柔了。可仅仅这样,似乎还是不够的。

他需要将维克多还给世界。独占了整整一年份的他,足够了。

可是当自己说出分别的话语时,他为什么,居然会哭呢?是生气于自己的自作主张?还是失望于自己的表现?还是……不忍与自己分离?

他几乎是向着维克多低吼着道出了煎熬在心底的问题。本已做好迎接让自己撕心裂肺的话语的准备,却没想到回应他的是维克多轻柔的吻,和用他那华丽低沉嗓音说出的爱语。

原来…维克多与自己是一样的啊。原来,被维克多喜欢是如此幸福的一件事吗?

心结一旦揭开,后续的发展也忽然一下子清晰明朗起来。他在GDF结束后就转到了俄罗斯,与维克多一同训练。

有时回想过去一年多的光景,仿佛就在梦里一般。

但勇利知道,和维克多在一起的每一天,都会是他最美的梦。

  

9.

伴着清脆的琴音落下,两人维持着结束的姿势,几乎同时看向对方。

互相对视了一会儿之后,勇利先于维克多松懈身体,开始有些兴奋地傻笑起来。他摸了摸沁汗的鼻尖,在没和过全新版本音乐的情况下无失误地完成了双人滑,从某种程度上,对他们俩来说也是一种创举吧。

维克多则继续凝视了勇利几秒后突然开口:“勇利,站在这里,等我一下下,好吗?”

勇利点头。虽然说他全程都在纳闷他们这个时间就滑双人滑的原因,心里也悄然升起了一个答案。但当他真正看清楚维克多手中的一大捧蓝玫瑰时,他依旧忍不住小小地惊呼出声。

维克多带着轻轻的,不同于往常胸有成竹的笑容滑到他面前。他看上去有点紧张,也许不止一点。

他在勇利面前缓缓地单膝跪下:“勇利,你应该明白我要做什么了。不过,请先听我说完。你一直都在表达对我的爱意,表达对我的占有欲,消除我心中的担忧。你来到圣彼得堡,一定会有不安的感觉,但我好像没有提起过我对你的承诺——

我们之间的‘爱’,并不是普通的爱情。那么我想,在这个世界上最符合我们之间关系的词语,应该是‘灵魂伴侣’了吧。那么,给予了我‘LOVE’和‘LIFE’的勇利,我在巴塞罗那说的话可不是开玩笑哦——只要勇利拿到金牌,我一定会和你结婚。可惜大家好像都觉得不是真的,那就让我来完完整整地求婚吧。既然勇利送的戒指是订婚的,是护身符;我这次可就是求婚戒指了哦。”

这样说着,维克多将花束塞进了勇利的怀中,向他打开了戒指盒。他也不在意勇利早已晶莹的眼珠,仿佛自顾自地,温柔地说下去:“胜生勇利先生,我的soulmate,请问你愿意在取得金牌之后与我结婚吗?”

勇利的眼睛早已弥漫着厚厚一层水汽,此时要他开口说话,终于忍不住落下泪来。维克多凝视着他,忽然不着边际地想,勇利那双蜜棕色的眼睛,被眼泪洗过,睫毛挂着摇摇欲坠的,晶莹的泪珠,似乎更漂亮了。

他缓缓地蹲下环住维克多的腰:“我说过的,我爱你,就像你爱我一样。无论你给不给我承诺,只要你爱我,只要你不让我走,我可就要一直陪在你身边的啊。既然你说了我们是灵魂伴侣,那我们是相同的。就算你在大街上叫住我,直接问我愿不愿意,我都会把你抱住。”

“所以,”勇利紧紧地拥住维克多,“我愿意,一直都愿意!”

听到这里,维克多早已按捺不住,一把揽住勇利吻上了他。勇利也顺从地将双手攀上维克多的脖颈。他忍不住微微睁开眼,想看维克多现在的表情,却没想到那双美丽的眼睛也在直勾勾地盯着他。从灯光下看,蓝眼睛也是晶莹的,泛着的水汽,带着夺目的光。

尽管如此,勇利还是忍不住红着脸用眼神质问他:你盯着我干什么?

维克多反而更像一个变态似的盯着他,眼里的笑意不用说就能明白:肯定是因为勇利好看啦。

勇利面上愈加发烫,索性闭上眼睛更加用力地吻回维克多——

毕竟他一开始的吻很温柔,但越往后越越来越霸道和急迫,自己不得不被他带着节奏跑。

但这感觉……真的好像恨不得在冰场上就将自己拆吃入腹一般啊。

 

 

宁静而缠绵的气氛没有持续多久,就被一声欢呼给打破了:“大家!!!我的挚友结婚啦!!!!”

听到声音的勇利急忙从维克多身上弹开:“唉?!披集来圣彼得堡了?”

“啊…勇利就只想着披集吗?那么久没见,明明我也很想你的。”克里斯的声音也出现了。

明亮的灯光一下子照亮了整个冰场,勇利看清了围在冰场边的人:披集,光虹,雷奥,优子,西郡,冰宅三姐妹,奥塔,尤里,米拉,波波,米凯莱,萨拉,还有平常在这里训练的小朋友……

勇利笑着,正想朝他们打招呼,脑子里却又想起,刚刚他和维克多就在冰面上,在众目睽睽之下做的事情……

他刚刚干了什么?!他都干了什么?!

勇利已经不在乎自己的脸红到了什么程度,他只是急需一个捂脸的地方——于是他破罐破摔地把脸埋在了维克多的肩头。

最终勇利在披集和克里斯的百般鼓励下,才有勇气抬起头来。但他似乎还是放不下刚刚的事情,脸上仍是红通通的一片。本来还想对勇利做些什么的维克多瞥见其他人上冰之后略微遗憾地把注意力转移到了他们的朋友身上。

“恭喜结婚啊。为了让大家的眼睛舒服点,金牌我可不会那么容易让你拿到的哦!”来自一脸促狭并终于拒绝吃狗粮的克里斯。

“虽然上次在巴萨罗那喊过一次,但勇利这次终于是真的要结婚啦!恭喜恭喜!”来自仍是一脸兴奋的披集。

“勇利君好厉害!你们俩的水平如果去参加双人滑肯定能得奖!”来自激动的小优。

“勇利勇利!这次我们也把视频录下了传到网上了哦!冰宅们可都沸腾了!”来自举着手机的冰宅三姐妹。

“新婚快乐,”尤里递上一包皮罗什基,表情还是和平常一样别扭,“嘿,猪排饭,没想到你那么喜欢蓝玫瑰啊。”

一提起这茬,勇利才想起要问这件事:“谢谢啊,尤里奥。你不说我都快忘记了。维克多……那么多蓝玫瑰,你哪弄来的?”虽说仔细看过后发现有真的有半真半假的还有纸折的……

尤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还不是维克多说要用蓝玫瑰把冰场围一圈。”

米拉笑着接过话头:“维克多将圣彼得堡的蓝玫瑰都买了还不够,又去把比较好的假花都找来了。不过还是差一点,于是大家就在前天一起折好了那些纸玫瑰。”

勇利哭笑不得地看向他的恋人,哦不,未婚夫。

他的未婚夫则以闪闪发光的眼神回应他,好像是小孩子在要求表扬:“勇利勇利,你觉得怎么样?”

勇利只好亲亲他的脸颊:“无论哪种蓝玫瑰都很好看哦,都很让我惊喜呢。我很喜欢。不过维克多下次可不要在这种事情上破费啦。”

无论是单身狗还是脱团人士都觉得自己的眼睛被这两个自带彩色泡泡背景的人给闪瞎了,反应尤其剧烈的是波波——他表情狰狞地大吼道:“上香槟!今晚不把这两个人灌到横着出去我就枉为俄罗斯人!”

不过单身狗疯狂的举动还是被尚存理智的脱团人士给劝阻住了。

当然,只是暂时的。

 

不过维克多可不管这些。中国不是有句古话叫什么来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也是纯正的俄罗斯汉子啊。

于是他默默地沉思一下后,拿起一杯香槟,递给身旁脸颊上依旧泛着红晕的勇利:“勇利,今天真是个不错的日子啊,为什么不来一杯香槟呢?”

勇利瞥了一眼维克多,欲言又止。他是想说今天将会是以后的求婚纪念日吧?

啊啊,香槟吗?勇利看向那一杯在灯光下流转着波光的澄黄色液体——每次看到香槟,总会令他回想起索契的酒会。时隔几乎一年才得知自己究竟在那一天干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虽说的确是羞耻度爆表,但他总归得感谢一下那次醉酒,不是吗?勇利笑着点点头,接过了香槟。

不管最后会醉成什么样,就再喝次香槟,纪念一下吧。纪念此时的明月清风,纪念每个人脸上幸福欢乐的笑容,纪念冰场上大家的笑闹,纪念绽放的蓝玫瑰,纪念自己与身旁人,一同完成的双人滑。

不知在哪一处隐约传来一点分辨不清的话语声:“维克多这次真是有心了啊,还重新为这次求婚再给‘伴我’编了一次舞……”

他们眯着眼相视一笑,碰杯,将香槟饮下。

哦,当然要再编一次了。维克多摩挲着勇利手上的两个戒指,暗暗地想。

他们未遇见彼此的时候,都曽独自滑过“伴我”。那是他们没有遇见时的感情,孤独,迷茫,带着悲伤。勇利GDF上的表演滑“伴我”,则讲述了两人在一年时间里发生的故事,代表了他们的相识、相知与相爱。

那现在的“伴我身边不要离开”呢?

这就是全新的、将由他们俩一同书写的故事了。属于维克多和勇利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也许会互相误会,也许会有不安全感,也许会争吵,但更多的会是理解与包容,交流与挑战,还有爱。

有着那么多的冰场,和漫长的人生,等待着他们携手走过。

—END—

---------------------------------------------------------------------------------------------------

维克多看到勇利脸红其实是想着咬一口的(不是)

打上“END”的时候心里挺不舍的吧...自己的第一个小坑总算是填完了,每次写最后的碎碎念的时候总想加上一句“他们俩真的太好了!”,现在总算能加上去了www

准备是老维的生日了,那就当做生贺发上来了www

很感谢小滑冰和维勇,他们给了我很多鼓舞。还很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写这一篇文的时候思绪其实蛮混乱的,等以后文笔有一定的进步后,再来改改。

然后发现了最后的香槟了吗!!!准备动笔写的小番外里会有醉酒勇出现www

评论 ( 2 )
热度 ( 55 )

© 慕海彦彦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