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只是给自己一个念想/
YOI维勇坑底,勇维只吃不产emm
时不时会掉进什么新坑,,

[冰上的尤里/维勇]冰场与蓝玫瑰 4

#一个大短篇甜饼!# 


#假设history maker是GDF后他们拍的商业宣传PV…(托腮)#


#提前预祝世界第一可爱的胜生勇利生日快乐——!#


前文:1 2 3


6.

在他们俩一同编排的双人滑中并不是没有高难度的跳跃,但更多的是情意绵绵的连续步和托举。

虽然勇利并不知道他所认识的人都来了大半,但场上不同寻常的灯光还是烘托出了近乎正式的场合。这让勇利心中不禁泛起的寻常性的紧张感——万一跳跃或者托举失误的怎么办?

好像是察觉到了勇利的紧张,维克托突然用手指刮了刮他的鼻尖,另一只手与他十指相缠,脸上的笑容温柔而自信。

他轻轻摩挲这维克托的手指,感到自己的心中仿佛盛着一潭湖水,从中心不断泛起的波澜温柔而有节奏地拍打着自己的身体。他心中默念道,不用紧张什么,也不用担心失误;这里只自己和维克托,现在需要的也只有他和维克托来表演他们俩之间的故事——更重要的是表达出自己的爱意,不是吗?

也许是自我暗示真的有效果,也许是因为维克托就在身旁,勇利感觉自己的状态渐渐地轻松起来。这不由得让他有些出神,想起了上一次的双人滑——除了平时的练习之外,那是他少有的以完全放松的状态上冰。这一次也是一样呢。对于他来说,和维克托在一起总能令自己放松下来。

维克托不再说什么,默默的拉着勇利的手滑到冰场中央,等待音乐的开始。

伴随着缓缓流淌出的琴声,勇利闭了闭眼,将心绪沉浸在对维克托的爱中开始了表演。

但没滑多久他就怔了怔——维克托又将“伴我”换了一个版本。依旧是熟悉的曲调,但人声的部分改用成钢琴来演绎。每个音符的琴声分明,但重叠在一起,仿佛丝线一般铺就缠绕,柔和地拂过脸颊,使得曲子更显温柔缠绵之情,也更加符合编舞里所透露出的感情。

勇利在转身间惊讶地看向维克托,维克托调皮地眨了眨眼,轻声道:“怎么样?这个是惊喜之一哦。”勇利带着闪闪发光的眼睛点了点头。

一开始的节奏十分舒缓,勇利带着被惊喜到的心情,和一点莫名的心思增加了更多的身体接触。他缓缓抚过维克托弧形优美的耳垂、透着红晕的脸颊,还有令他迷恋的唇。就连要和他片刻分离的指尖中,也都一下子带上了浓浓的爱慕与迷恋。

维克托无声地朝着勇利做了一个“Wow”的口型——开始双人滑的勇利就像滑Eros时一样,似乎打开了什么奇妙的开关,来自他对自己的崇拜与爱慕。那自己可要回应点什么呢。于是维克托也学着勇利,在表演里见缝插针地寻找着身体接触的机会。

勇利意识到了自己刚刚做了如何大胆的动作,他的耳垂微红,羞怯间又不由得开始感叹,现在他们的表演,已经与最开始“伴我”的情感已经大相径庭了吧?

不过又有谁能在如今这样缠绵的曲子中表现出悲切的感情呢?何况,与自己共舞的还是他的恋人,花滑界的帝王维克托。

至于编舞…想到这里勇利不由得发笑,尤里在这几个星期看完他们俩的编舞后臭着脸说了一句话:“你们俩这编舞该不会只是拿来秀恩爱的吧。”一开始听到后自己还在红着脸解释,现在想来,他的评价倒是十分正确的了。

勇利知道自己今晚的心情不知为何十分高涨,但他并不打算去管这些。在跳完一个比平日完成度更高的四周以后,他的心情才有些平复下来。

他渐渐找回了曲子中的熟悉感,动作也愈加流畅自然,滑行轻快优美。过去听着“伴我”经历的事情又伴随着现在空灵的琴声一同浮现了出来,维克托比赛时的自由滑、GDF决赛惨败后无数次在无人昏暗冰场的练习、在小优面前的那一次表演、维克托在冰之城堡专门为自己的滑冰、他与维克托一同准备的表演滑……

这首曲子陪伴过他绝望的时候、陪伴过他惊喜的时候,陪伴过他悲伤的时候,陪伴过他不舍的时候,更陪伴过他与维克托在一起的时候。似乎每一次听着“伴我”踏上冰场,勇利都带着截然不同的心境。

那又怎么样呢……勇利暗自在心底轻轻地笑了笑。毕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伴我”早已成了一个他与维克托之间爱的象征,无论经历了什么。   

 

7.

维克托表演时其实并不会代入太多的情感。

并不是说他从未尝试过——但无论他带着自认为多么丰沛的情感去滑冰,也不能为他的舞蹈带来更好的效果。他的老教练太过于了解他,点评起来也更加一针见血:“维恰,在表演中,你的感情不够真挚动人。虽然一般人看不出来,但熟悉你并且有水平的人一眼就能发现。”

年少时期,维克托还能凭着绝高的天赋和高超的表演技巧在比赛中取得优胜。但随着年龄与见识的增长,无论他的粉丝们与媒体如何高调而激动地崇拜他、赞美他、吹捧他,维克托还是明白,自己的表演有了难以突破的瓶颈。

于是他隐隐约约地感觉到,自己需要休赛一年——不为什么,只为寻找、发掘出那能够让他突破瓶颈的力量。

 

然后自己就在酒会上遇见了勇利。仅仅是在平地上舞蹈,但举手投足间就是丰沛的情感,与自己有点刻意的表演完全不同,即使是光看着他表演,都能感受到他全身洋溢着的,由衷的快乐之情——可以说,他是为数不多的能够用身体来演绎音乐的舞者。

那真是难忘而快乐的一个酒会啊,尽管这样想,维克托却没有太过在意勇利的邀请。毕竟他也知道自己承诺完就忘的坏毛病。

可就在看完他的“伴我”表演之后,他却鬼使神差地第一次不用别人提醒而记起来那个约定,然后就义无反顾地飞去了长谷津。

因为他在勇利的表演中,看到了他所演绎不出来的、“伴我”这套节目中所要表达的真正能感动人心的感情——那是他所要挖掘的力量。

之后就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他如愿获得了自己所想要的“Love”和“Life”。但本打算在勇利成功之后就抽身离开回到熟悉冰场的自己却首先因为勇利说的“结束”而先落下了眼泪。

离不开对方的人反而是自己了呢。到底是什么时候,勇利变得如此重要了呢?也许是看到他后内点冰四周跳后决定给他一个惊喜的时候,也许是他远在俄罗斯比赛,自己辗转反侧的时候,也许是机场的那个拥抱,也许是……

维克托不清楚,他知道,回归冰场的念头没有变,但是未来所滑过的冰场,他想和勇利一起滑下去;余下所走过的人生,他想和勇利一起走下去。

他想继续做勇利的教练,他想与勇利一同竞技,他想和勇利一同完成共同的事情——因此,他是绝对不会离开的。

 ----------------------------------------------------------------------------

大家好老咸鱼我从考试的深渊中爬出来混更了......

下次大概会补上有关于勇利的故事...写他们的想法主要是想说,他们俩因为对方变得更加优秀真是太棒了——!!!!

如果爆个肝还能加上后面的情节。

 总之,双人滑写了过后就不会卡文了能比较顺畅地写下去了!!!

以及,勇利生日那天在学校真的好难过啊qwq

 


评论
热度 ( 35 )

© 慕海彦彦彦 | Powered by LOFTER